君绾卿呐个软er~

请督促我更文,谢谢催更的都是小可爱(╥╯^╰╥)~

【死亡人口诈尸】不知道用什么标题

我结束了中考,迈入了高一
特别对不起大家QAQ
上周重新回到了乐乎,建了一个新号Orz,产关于魔道的粮,
感觉无颜面对大家QAQ
但思前想后,还是冒着被拍砖的风险,重新登陆了这个号,感谢还没有走的你们。
经过一年多,自己各方面都有成长,所以以前的文,都会进行大改。

最后一声,抱歉各位!

【楼诚】谭宗明都快宠不起的男人,木娄可以~!

【楼诚】双十一明楼实力宠妻,你家呢?【鬼畜】 UP主: 暴风雪中的火花 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7042721
最近半期考很忙啊QAQ~下周考完来找各位仙女们玩啊~

【凌李】是软肋亦是铠甲

※和基友聊天有了感触,好适合凌李的说~

我是六院附近的一只猫。
虽然经常有好心的人头投喂我,但是他太好看了。

他是新来的病人,没见过,虽然我对这些病人有点脸盲。

可这并不能怪本喵,所有的病人穿着同样的病号服,有着同样的消毒水气味,记不住也是正常的。但是他太好看了。

他眼睛和我一样圆,几乎每天都来投喂我,虽然他有时候叽叽咕咕的念叨。

我吃我的,他念他的。

有天我蹲在他脚边享用他的投喂,一声呼喊传了过来:

“熏然,回病房待着,伤还没好完少出来。”

这是一个医生的声音,我认出来了,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,叫凌远来着。

喵,原来他叫熏然~

依本喵看,俩人估计很熟,平时本喵很少看见凌远。

后来熏然出院了。有点舍不得。。。专业投喂户走了。。。本喵有点蓝过,喵~

可我没想到他这么快有和我见面了。

那晚我在巡逻我的地盘,耳边又响起了熟悉的声音“唔啦——呜啦——呜啦——”

我回头却看见了熏然。

他刚下车,帮忙推着担架,上面躺着一个人。
他衣服沾了血迹,还有泥土,脸上挂了彩,头发乱糟糟的,看起来很严肃紧张,本喵从来没见过他皱着眉头的样子。

我在门口等了一会儿,我就看见熏然下来了,

有几个同行的人问他有事没有,他摆摆手,说没事,划伤常有的,不用管我。

我轻轻的走过去,“喵~看我~”

他低下头,蹲了下来,摸了摸我的头,虽然本喵有点嫌弃他那泥乎乎的爪子。

喵,你没事吧~我也问到,蹭了蹭他的腿,不知道他听得懂不。

“我没事,不疼。”他笑了笑。

过了一会儿,那个叫凌远的医生也来了,走的很快,他不是下班了吗?

“熏然你没事吧?出来说。”

凌远他把熏然拉到外面,从上到下看了个遍。

“有事,疼死我了,你看看看,脸上都流血了!还有膝盖,估计又青了!”

喵~?!?你刚刚可不是这样告诉本喵的?你现在突然睁着双圆眼睛,包着泪,指着自己的脸是怎样啊?

“唉,要我给你吹吹不?真疼啊?”凌远有点哭笑不得,伸手抹掉熏然脸上的灰。

“本来是不怎么疼的,看见你就疼了,快给我吹吹~”

本喵突然感觉自己呆在这里有什么不对。。。

_在要保护的人面前有多坚强,在爱的人面前就有多脆弱,多么大不了的事,多么坚强如你我,都总会被一个人击溃所有防线_

——end——

为什么我心情不好却很想更文。。。。唉。

写这篇是因为基友给我见聊到了她的事。
不知道各位有没有,就是有了委屈或者其他,在别人面前是无所谓,但在某一个人面前却忍不住哭,忍不住委屈。

【苏靖】鲛人化蝶

※上次#苏靖微小说#爆字数了,这次也爆了QAQ爆了好多QAQ
※突然一时的脑洞,说不清什么设定。谢谢观看。

在大海的深处,一位满头白发的鲛人正在给一群孩子讲故事。
“今天,讲海的女儿......”

“靖伯伯,您能不能换个新鲜一点的吗,那几个老掉牙的故事都听出茧子来了,我外婆说您上过陆地,能不能讲讲大海外面的故事啊~”

年老的鲛人伸手揉了揉那孩子的头,抬头望向海面思索着便笑了,缓缓开口:“那个时候啊,我跟你差不多大,刚刚成年,可以到海上面完成年礼了,激动的不得了,什么都是新奇的,如今老了,倒还记不真切了......”

我唯独记住了你,一直。

那日萧景琰躲在礁石旁偷看两个幼孩玩沙子,突然传来一股香味。

萧景琰记得好想当时被着香味牵引着,慢慢游过去,原来是个人类的少年拿着一包吃食。

少年发现了他,并不惊讶他是鲛人。

“你是想吃这个吗?这个叫榛子酥,诺,反正我吃不得这些,给你好了。”少年说着,便拈一个送到萧景琰嘴边。

萧景琰小心翼翼的将榛子酥含在嘴里,甜甜的,他笑了。

“你笑起来真好看,诶,你们鲛人有名字吗?”少年轻轻擦干净萧景琰嘴边的碎屑。

“嗯......萧景琰。”

“靖——琰——,呐,我叫林殊!”

我记得啊,当时我们说话说了很久,榛子酥都吃完了都不能停下来。

“天黑了,我要回去了,你明天还来吗景琰?我给你带榛子酥!”林殊说。

“嗯。”

林殊捏了捏景琰的脸,冒出一句“你们鲛人族都和你一样好看吗?”

“嗯?”景琰脸微红。

林殊见此笑了,俊秀的脸庞迎着月光,景琰感觉好像月亮跌进了林殊眼里。

后来我每天都和他待在一起,直到有一天他走的时候,问我:“景琰,你是鲛人,那去过东海吗?”

“去过。”

“据说那里的珍珠很大吧。”

“是啊,我见过和榛子酥那么大的。”景琰说着,还用手指比了一下大小。

“那我都没见过啊,你能不能去东海给我带一颗鸡蛋那么大的珍珠啊?”林殊也用手指比了比和鸡蛋差不多的大小。

“哈?鸡蛋那么大?那怎么可能有?”

“那鸽子蛋那么大总行了吧?就鸽子蛋那么大!”

“那你什么时候要呢?”

“你明天能去吗。”

“那。。。好吧,如果找得到就带给你!”

“景琰最好,我最喜欢你了!”林殊猛的抱住景琰,景琰当时有点惊讶,听到林殊那样直白的话,又忍不住红了脸,学着林殊伸出手,抱着他。

“我走了景琰,记得要鸽子蛋那么大的才行!”林殊起身面朝着景琰,倒退着一直往后走。

故事说到这里,年老的萧景琰微微顿了顿,好像有什么梗住在喉咙。
“那后来呢后来呢靖伯伯?你找到鸽子蛋那么大的珍珠了吗?”一个心急的孩子摇了摇萧景琰的鱼尾问道。

“我找到了鸽子蛋一样大的珍珠,但......”

那天,
景琰游到平时和林殊见面的那块巨大礁石旁,他没有看到林殊,只看到海边一片狼藉。

干涸的血迹,还有......尸体,两名幼孩堆砌的沙堡也不知所踪。

那天,景琰才知道,泪水真的是咸的,以前怎么不知道呢?

深海之外,鲛人有泪。

月光亮,月光凉。

景琰护着那颗珍珠,回到海渊,求海巫告诉他怎么才能让林殊复活。

海巫告诉他,复活是不可能的,不过,可以找到林殊的转世,但他不会有上一世的记忆了,但你要付出不小的代价。

景琰答应了。

代价是他的鱼鳞,每天一片。直到全部拔出为止,便可以完全离开海洋,去陆地上找到林殊,但永远不能再回到海里,且只有十天的寿命。

拔鳞的煎熬萧景琰已记不大清楚了,只是记得长长的血流,和沙滩上的很像很像。

“后来,我变成了蝴蝶,我飞出了海面,我也找到了林殊,不过,他后来叫梅长苏。”

“那后来呢?您又是怎么回来的呢?林殊变成了梅长苏,不认识靖伯伯了,那靖伯伯岂不是很可怜?”一个孩子眼圈发红,却没有泪水。

萧景琰没有回答她的话,只是再次望向海面,说“后面的事儿,伯伯都记不清了,唉,老了——”

很久以前的某个清晨,梅长苏醒来,一只火红的蝴蝶停在他的指尖,说到:

“你真好看。”

——end——

留点空间大家自己想象吧~

这几天心情不是很好。可能这篇有点仓促,抱歉
不知道这周末能不能振作起来更楼诚,唉。

好像没写过苏靖的甜甜甜QAQ。。。

【凌李】不要你帮我【甜二】

※手机做不了链接,前文麻烦小可爱们移步到我的主页
※继续写给自己的生贺✧*。٩(ˊωˋ*)و✧*。

接上篇
11.
“嗯,再睡会儿吧,不急,局子那边不是给你放了假吗?”凌远拍拍小孩儿的背,很清楚骄傲如他的小狮子,打死都不会去医院检查的。

12.
就算身高差不多只有160cm。😃

13.
结果醒后量了量,只有158cm。
生无可恋 jpg.

14.
“老凌,我的大长腿没了,诶,穿上鞋还是有一米六的吧?万一我要是高不回来了呢?”李熏然抬头望着凌远,牙齿不断啃咬着嘴唇上的死皮,扯着凌远腰部的睡衣往下拽。

凌远低着头,抿着嘴笑笑,用手抚摸面前小矮子的嘴巴,解放了那可怜兮兮快被咬出血的嘴唇。
“没事,可能只是暂时的。”

15.
傍晚,在凌远不断的软磨硬泡下,李熏然勉强同意出去走走,穿上他以前买小的衣服裤子,但依旧很大,就像偷穿大人衣服的孩子。
长得也像个孩子,动作也像个孩子,诺,出个门还把拖鞋随便到处踢,满脸“我不开心”“我不想出门”。

16.
外面有点冷,李熏然不想让别人认出自己。

17.
.聪明如凌院长,想到个法子。
把身高勉强160cm的李警官裹进在自己的大衣里,捂得严严实实的,就露出熏然的一双水汪汪的眼睛,和毛茸茸乱糟糟的头顶。
可能是被风吹的。
两人就这样在小区人少的地方,慢慢地走过去,走过来。

乍一看,还以为是个大胖子。
怎么会有这么宽的胖子!?

18.
李熏然突然停下了脚步。
凌远也停下了。
熏然在大衣里180°转过身,双手环住凌远的腰,耳朵贴在凌远温热的胸膛。
“扑通  扑通”
熏然很少这样贴着凌远,听着这样强有力的跳动声,忍不住收紧了双手。
“凌远——”一声染上了点点哭腔的呼唤。

“嗯,还好。”凌远看不到小孩儿的脸,只能望他的发顶,裹紧了大衣。
还好。
你还能,听到我的心跳。
你还能听到,我的心跳。

19.
这两天,变矮的李熏然感受到世界对他深深恶意。
高柜里的衣服,够不着,搭凳子。
去超市,最上面的商品拿拿不到,凌远长腿一迈,轻而易举。
【挫败x】

还有,经常转过身撞到凌远身上。
凌远他居然笑我他居然笑我他居然笑我!

20.
还有,有时在街上走着,李熏然说完了话,凌远没有回应,他就扯扯凌远衣角,凌远弯腰低下头,问一句“嗯?你说什么?”
李熏然“......”

21.
有次两人回来刚好在楼下取快递,输入取件码,存放箱开了,李熏然抢着伸手去拿。
奈何拼命垫着脚也够不着。
凌远正准备伸手帮他拿下来,李警官却回过头,又抬起头,噘着嘴,一双好看的眼睛瞪着凌远,眉头像间仿佛有一簇小火苗,大有“你要是敢帮我拿就试试~!”的样子。

22.
小狮子炸毛了。
凌远低低笑了,同时收到一枚白眼。

23.
然而李熏然依旧拿不到。

跳起来也拿不到。

——放这么高干嘛!?靠(#‵′)!

24.
凌远笑看,最终还是叹了口气,走上前去,李熏然回瞪等过去:“老凌,不要你帮我拿!”
可凌远还是伸出了手。

25.
伸出了的手,却是握着小李警官劲瘦的腰的两边,凌远微微蹲下,一用力,小李警官双脚离地了。

李熏然发现自己被举高高了。

26.
“现在可以自己拿了吧?熏然?”
凌远看见爱人的耳朵爬上几抹可爱的绯红。

——完——

生日就只是想吃糖呐~
有被甜到吗?
谢谢各位小可爱的生贺呐~比心~!

不知道,18. 部分的最后两句话,大家有没有理解到啊~!?!!打滚卖萌求评论~






【凌李】不要你帮我【甜一】

※生日自己给自己写生贺
※变矮梗还是变小梗?
※许愿:就想以后有个185的对象,唉QAQ
※不要纠结变矮的原因,你问我我也不知道。

1.
熏然回来了.
凌远收到消息,就请假准备去趟警局。
这次的案子,估计有一个多月没有见面了。

2.
到了警局,李熏然正在审问一个缉毒犯,凌远听不到里面的,只看着里面那个修长的身姿,站的笔直,疲惫的脸上面色严肃,遇到犯人嬉皮笑脸的时候,会厉声呵斥。

3.
结束了,李熏然出来看到凌远很惊讶,突然一撇嘴,像突然泄了气的涨皮球,一下子靠到凌远,下巴搁在他肩上,开口问道:“来接我呢?等我换了衣服就回家。”

4.
凌远左手揽着面前犹如大型猫科动物的肩膀,试图把冰冷的勋章捂热。

5.
回到家,李熏然不得不在凌远的监督下,吃饭洗澡后才去睡觉。

6.
小孩有心事。
凌远这样认为。

7.
早晨,凌远发现被窝里的李熏然,变短了,愣住了。
醒来就发现李熏然整个头都捂在厚被子里,怕捂出毛病,被子轻轻掀开,就发现不对了。
两人身高都有180以上,熏然稍微比他矮那么一点。
现在一看,哪有一点,20厘米以上都有了。

8.
掀开被子太冷了,李熏然不情愿的醒了过来。
知道真相也蒙了。

9.
“老凌老凌,我我我这是变矮了居然?!”

“嗯....目前看是这样的”

“啊————”李熏然长叹了一声,扯过被子,一头扎到枕头上,背对着凌远,看起来好像并没有那么惊讶。

10.
“熏然,到底发生了什么。”凌远也躺到年轻爱人的身边,手搭在熏然腰上,把他转过来。
以熏然如今的身高,头顶勉强达到凌远的胸膛,同时他现在也没有注意到,自己正在“埋胸”。

11.
“我之前执行任务的时候......好,好像被毒贩击中了一枪......”李熏然的声音闷闷的传出来,没有再说下去,凌远也明白了,这是被注射了不明药物。
“你身体其他有什么不舒服吗?”凌远另一只手揉着小孩儿软软的发顶。
“那倒没有。”
——tbc——

先更到这儿,去洗个澡,马上回来~不要走开~

然后就是各种身高差萌,盒盒盒盒盒~

我在哪儿QAQ帅破天际~!这个画风QAQ!天呐,我要表白画手~!!!

O.O:

❤❤❤❤

- Roses w/ Butterflies -:

個人向

原梗出处,手机做不了链接,抱歉啦~
很萌哇~!
顺着tag可以找到文文~

【楼诚及楼诚衍生多cp】大蚯蚓?大白鹅?大菜刀?大头鱼?exu?

※并不知道是个怎样的设定。甜(?)就对了~
※梗来自空间列表的,如图。
※果真还是楼诚甜QAQ~!

——楼诚——
阿诚:大蚯蚓~(=^▽^=)

日月木娄:是毒蛇🐍→_ →

阿诚:胖蚯蚓~~QAQ

日月木娄:咔——【缩进土洞里被卡住💀】

——蔺靖——
琰琰:大白鹅~!╰(*´︶`*)╯

蔺鸽主:是白鸽🐦!(メ`[]´)/

琰琰:大。。。大大——白鹅QAQ~

蔺阁主:-_-# 嘎嘎嘎!

——凌李——
熏然:大菜刀~!(/≧▽≦)/~┴┴

凌远:是手术刀。。。(-ι_- )

熏然:大菜刀大菜刀大菜刀QAQ~

凌远:。。。。今晚想吃啥。。。(;一_一)

熏然:💋

——谭赵——
赵启平:大头鱼🐠~!(´∀`)♡

谭大鳄:是金融大鳄$_$

赵启平:大~头~鱼~╭(╯^╰)╮

谭大鳄:咕噜—咕噜——【吐泡泡】

——不知道会不会有反转版——

并不知道鹅是怎么叫的。。和鸭差不多吧~盒盒盒

然而手机怎么放插入图片???只能待会儿专门发那张梗图了QAQ抱歉~

谢谢观看的仙女~

【苏靖微小说】旧尺墨

        景琰良人如晤

        君当见著书时,吾盖已不还君左右也。

        则为吾乏累难撑,欲往他处息既罢。

        自践金陵以来,夙夜不敢深眠,善恐我之脉则梦止。
        每念未为赤焰平冤昭雪,未以大梁之江山付于其手,不敢有所懈怠,今吾已再归沙场,忘身于外,属林殊之死,至于一应属林殊之归矣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在营之日,余例清醒,照例思君,奈何命陈之以,每念自此只存之于回忆中,离汝之命,唯留君一人在高堂殿宇中孑然愕泣独自行,无不痛恨于己身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原以为死里逃生,安息亡灵乃幸之极也,却仍不得白发,步履蹇婆,与君共携九安山视晚霞落尽。

        但愿长时可愈吾予汝之痛也,若有付身者良,景琰勿守旧情,令其西窗与共,即我死亦不肯饮此孟婆汤,魄散于俗尘人世,亦欲霸君赖心之每一寸隙。然此谓汝不平,请君尽力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长苏亲笔,望君莫念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朱红高耸的宫殿内,当朝天子,一身傲骨,却埋头伏于案前,双肩微颤。

        什么断断续续,撞在四面冷冰冰的高墙上,一遍遍,竟也有回声,也只有冷冰冰的回声。

莫对月明思往事

减君颜色损君年

——完——
↓↓↓↓↓

【结合BGM食用更佳】如果我变成回忆——橙翼
真的,相信我,蜜汁契合苏靖!

躺平收刀片【生无可恋】

第一次写刀,不清楚虐不虐。。。反正我手机屏幕已经脏了,一把鼻涕一把泪QAQ

第一次不想在文前写其他话,太破坏气氛了。
文言文(?)小学生的水平在各位面前献丑,望诸君指出错误,不喜请点叉。

谢谢各位观看~